注销9张,中止审查10家!支付行业2021:反垄断风起云涌,中小机构生存仍艰难!今年何去何从?

以“非银支付新规”为开局的2021年,对支付行业来说注定是惊心动魄的一年。

回顾过去这一年,支付行业仍延续高压监管、动态清退的状态,年内注销的支付牌照已多达9张,且有10家支付机构的续展申请仍处于中止审查状态。有分析人士指出,去年支付机构主动或被动退出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基于《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非银支付新规”)体现的监管方向进行调整,二是生存压力所致。

与此同时,因蚂蚁集团上市按下暂停键这一标志性事件,支付行业走到聚光灯下,成为了互联网反垄断的第一线。而随着支付行业反垄断的推进,支付宝、微信支付两大巨头之间的壁垒开始被打破,云闪付借机快速扩张,更多中小支付机构也在等待着从中分一杯羹。

注销9张,中止审查10家!支付行业2021:反垄断风起云涌,中小机构生存仍艰难!今年何去何从?

多张支付牌照注销

券商中国记者统计发现,支付牌照5年一续展,及至2021年结束,市场271张支付牌照已全部经过至少一轮续展大考,目前支付牌照数量已缩水至224张。其中,仅2021年内注销的支付牌照已多达9张,另外还有10家支付机构的续展申请被央行中止审查。相比之下,2019年至2020年两年一共仅注销5张支付牌照。

有分析人士指出,去年支付机构主动或被动退出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基于非银支付新规主动做出调整,二是生存压力所致。

2021年1月20日,央行发布的非银支付新规拟作出“同一法人不得持有两个及以上非银行支付机构10%以上股权,同一实际控制人不得控制两个及以上非银行支付机构”等规定,促使部分支付机构对所持牌照进行整合。

例如,广州银联网络支付有限公司、北京数字王府井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银联商务有限公司拟与其控股股东银联商务开展整合工作,向央行提交了中止续展审查申请,在中止审查期间继续开展业务。

此外,过去几年的备付金集中交存、断直连等政策已经使得支付成为一个薄利行业,近两年疫情冲击和降费政策更进一步挤压着中小支付机构的生存空间。

“构成支付机构收入来源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基于交易量收取的手续费收入,疫情重创消费零售、旅游、航空等行业,这也就导致在这些行业业务占比较高的支付机构交易量大降。”前述分析人士表示,加上为扶持商户、小微企业的降费政策也加剧了支付业务的薄利化。

2021年6月24日,人民银行等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的通知》,随后银行、清算机构、支付巨头、收单机构相继发布公告响应降费政策。

牌照变现路变窄

行业整体经营承压的背景下,不少支付机构选择了“卖身”巨头,实现最后的牌照变现。据了解,2021年内,华为和B站均完成了支付牌照收购,更早之前的2020年,快手、拼多多、字节跳动等多家互联网科技企业也完成了支付牌照收购。

这一桩桩收购交易明显体现出支付牌照的价值已是江河日下。其中,去年11月,B站以约1.18亿元收购了第三方支付机构浙江甬易电子支付有限公司65.5%的股权。按此换算,这张支付牌照总价仅约1.8亿元。

“现在第三方支付牌照其实还是过剩的,牌照的市场价格也从前几年的十几亿元,到现在的几亿元,以后或许还会下降。”一位支付行业分析人士曾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从2016年到2019年的牌照交易案例看,一张经营范围为互联网支付牌照的市场价格约5亿元,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两项经营业务牌照超过6亿元,拥有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银行卡收单三项业务牌照价值超过10亿元。

选择“卖身”巨头除了出于经营压力外,“背靠大树好乘凉”也是一些中小支付机构的实际考量。“未来支付行业或将成为‘多极化’的存在,机构比拼的不再是单一的支付业务,而是背后集团的综合实力。”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表示。

“但非银支付新规对同一控制人进行牌照收购的要求,将导致巨头们没有办法再通过收购更多数量的支付牌照来补齐短板,预计未来巨头们在选择收购时将高度关注牌照展业范围、展业地域等核心因素。”她进一步指出。在此背景下,预计随着巨头们逐渐配齐支付牌照,这条牌照变现之路也将越走越窄。

支付机构扎堆上市

另一种谋求资本的思路是上市。去年年初,支付行业出现了罕见的扎堆上市现象,银联商务、连连数字、PingPong、收钱吧、商米纷纷冲刺A股,及至9月,排队上市的支付机构又多了一家富友支付。其中,银联商务、连连数字科技选择了科创板,收钱吧、PingPong则选择创业板。

在苏筱芮看来,这也透露出支付机构股东、管理层等期望通过上市来获取更多融资,“支付属于金融科技领域,而科技驱动的创新业务需要‘烧钱’,需持续投入研发,公开上市便是一种较为理想的途径”。

然而,纵观整个2021年,国内没有一家支付机构成功上市。在业内人士看来,蚂蚁集团上市按下暂停键是改变这些支付机构上市进程的重要节点。

“上市计划一般都是提前很久,其中不乏有资方推动或要求。”支付百科首席评论员寇向涛向记者表示,“此前蚂蚁上市的消息推动金融科技股大热,有群跑加成效应,支付机构对上市和上市后的市场表现也形成了比较乐观的预期。谁知道在开跑的最后一刻,黄色领骑衫不见了,大家就变成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支付行业共同期盼的“资本大年”没有出现,反而有不少支付机构选择了退市。例如,新三板挂牌的支付企业POS商鼎合远传、预付卡持牌机构江西缴费通、收单系统服务商北京银商融信等。

从率先宣布港股私有化退市的汇付天下公告来看,支付机构选择退市的主要原因在于低估值与流动性不佳,加上企业欲节约用以维持缺乏融资能力的上市平台而投入的行政成本及管理资源。

反垄断第一线

蚂蚁集团上市受阻带来的另一个标志性意义是开启了支付行业反垄断的大幕,也使得支付行业成为2021年互联网反垄断大潮的前线。

2020年底,蚂蚁集团被约谈要求整改的内容就涉及支付业务,包括回归支付本源、提升交易透明度、严禁不正当竞争。同一时期,央行行长易纲在一次讲话中指出,国内大型科技平台获得市场支配地位后开始实行排他性政策,并举例称“二维码支付业务仅支持科技集团内部相关APP扫码支付”等。

2021年初,非银支付新规拟定多条反垄断认定、处置相关标准,并将非银支付机构按照业务类型重新划分为储值账户运营和支付交易处理两类,在监管的顶层设计中将支付的金融属性与科技属性切割,以便提高后续监管的靶向性。

蚂蚁集团的整改思路也是如此,从重整花呗业务、设立蚂蚁消金、入股钱塘征信,对支付宝链条中嵌套的金融业务进行细细切分。而根据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去年7月一次例行吹风会上的发言,对蚂蚁集团的整改措施,后续或将推行到腾讯、京东等其他涉足支付服务市场的主体。

随着反垄断的推进,条码支付的互联互通也在去年10月“破冰”,这也意味着互联网巨头们一度封闭的生态体系之间出现了一道新的"缺口"。截至2021年底,阿里巴巴与腾讯之间的生态藩篱尚难打破,二者尚未实现互认互扫,但支付宝、微信支付均已与中国银联云闪付App实现收款码扫码互认。

目前来看,云闪付正在成为此轮互联互通的最大赢家,不少尤其在一二线城市的消费者都感受到云闪付App出现在支付选项中的频率大大增加。但支付行业的互联互通远不止于此。范一飞曾指出,要推动平台企业真正向所有支付机构开放,严禁排他性、歧视性支付协议,为互联互通工作的推进方向定调。

"如果可以互联互通,意义非凡。"寇向涛表示,商户端不需要多个支付受理设备,能减少多品牌入网的投入,节省支付行业的展业成本,这将让中小机构的支付产品更有机会参与竞争,并获得更多发展空间。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相比于中小支付机构,京东等已拥有大量线上支付客户的互联网企业和一些大银行受益更大。"当前第三方支付行业格局很难打破,即使条码互认,用户黏性、商户直连等因素作用下,中小支付机构优势并不明显。"一位支付行业人士表示,"反而是具备客群基础的互联网企业和具备零售业务优势的银行或许能得到发展线下小额支付的机会。"

行业酝酿新机遇

尽管2021年,支付行业仍延续着过去几年的监管高压,中小支付机构处境仍旧艰难,但也有一些新的业务发展机遇正在出现。

一方面是跨境支付领域,这早在2020年就已成为急于寻求新业务增长点的中小支付机构争相加入的一条赛道。

彼时,在全球各地普遍遭受疫情造成的大规模停工停产之际,中国快速控制了疫情,实现贸易出口的高速增长,同时疫情加速了线下销售网点的萎缩和现金支付的衰落,跨境线上支付酝酿出增长机遇。

2021年,出口贸易仍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引擎。根据博通咨询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出口额同比增速高达44.1%。“资本现在比较看好跨境支付这一块,所以去年入局者也很多。”一家跨境支付企业人士告诉记者。

另一方面是数字人民币试点的推进。根据央行披露数据,截至2021年10月22日,数字人民币个人钱包开立数量已达1.4亿个,对公钱包1000万个,累计交易笔数1.5亿余笔,累计交易金额约620亿元。

“我们和银行现在都在倒贴钱参与试点,包括铺设器具、红包补贴等,很多小商户并不理解为什么要增加这样一台使用率不高的设备。”一位支付机构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透露,愿意贴钱参与数字人民币,并非只为响应国家战略,更多是为行业未来新的发展机遇做铺垫。

该人士表示,国家推行数字人民币,必然是要保证未来所有的银行都能够受理这种货币,就像是人民币纸币一样,所以众多中小银行、企业商家都需要支付服务商为其提供包括聚合支付方案等技术能力和系统对接。“这意味着随着数字人民币的推广,支付收单侧的格局可能重塑。”他补充道。

  • 三百米客服微信
  • 微信扫一扫+长按
  • weinxin
  • 三百米生活小程序
  • 微信扫一扫+长按
  • weinxin
三百米生活-京东760x90
成都首个“近零碳建筑”来了! 未分类

成都首个“近零碳建筑”来了!

近日 位于兴隆湖畔的一座建筑火了 8000多平方米的屋顶花园 87%的功能房间能够达到自然采光标准 外立面挂满绿色植物 这座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建筑 是成都首个“近零碳建筑” ——中建滨湖设计总部 (...
三百米生活-京东760x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