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电商交易额成倍增长,阿里想将闲鱼做成一个“小淘宝”

三百米生活服务中心
三百米生活服务中心
三百米生活服务中心
30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28日04:42:066

是否能在综合市场中做出网络效应、持续性渗透一手电商市场的大盘,将成为闲鱼接下来增长的关键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林北辰

你身边的闲置物品到底有多少?在闲鱼总经理唐宋看来,闲置物品占个人所拥有物品的比例至少达到了40%。

直播带货、社交电商模式的兴起带动了冲动性消费的风潮,而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消费力受限的年轻一代产生了新的消费观——他们开始学会处理闲置物品、淘出更具性价比的二手商品。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闲置电商也吸引了不少资本和流量。

今年4月2日,转转集团获得3.9亿美元投资,单笔融资创历史新高。随后,市场曝出爱回收将于6月初进行IPO的消息,筹资规模为5亿美元至10亿美元。此外,胖虎、找靓机等小玩家也在去年获得了亿元级别的融资。

作为目前体量最大的二手闲置电商,闲鱼依托阿里巴巴生态成长,比起转转等产品少了融资的压力,但同样面临体量增长的数据考核。今年4月,闲鱼对外宣布,预期年内实现GMV 5000亿元。而阿里巴巴的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内闲鱼的成交额已实现了1000亿元至2000亿元的跨越,若今年GMV达到5000亿的体量,闲鱼就达成了连续两年的成倍增长。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闲鱼的体系架构位于淘宝天猫事业群内,负责人唐宋直接向淘宝天猫事业群总裁蒋凡汇报。不过,闲鱼的定位一直是一个独立业务。去年以来,闲鱼成交额和用户体量实现双增长,在兴趣社区、内容业务的引入后,闲鱼越来越像二手市场的淘宝,因此也在阿里内部得名“小淘宝”。

闲鱼总经理唐宋近日接受了界面新闻的专访。采访中唐宋提到,作为和淘宝并生的闲置电商,闲鱼很大程度上承担了淘宝用户对于转卖冲动消费品的需求,在他的预测中,闲鱼的成交额未来至少能占淘宝大盘的20%。鉴于阿里巴巴生态体系的全年商品交易额体量已超过八万亿,闲鱼的渗透率目前还处在较低的水平,未来还有增长空间。

不过,对闲鱼来说,比数据表现更为急切的现状是C2C模式投诉率居高不下,以及闲置电商如何让买卖双方提高信任度的问题。对于前者,唐宋的回答是“成长的烦恼需要一点时间”,对于后者,闲鱼已推出了验货宝作为提升消费信任度的新业务。在2020年底的年度会议上,闲鱼推出的“无忧购”、“会玩社区”、“新线下”三种业务,都围绕信任问题展开。

事实上,闲鱼在投诉率上的“成长烦恼”从未减少。唐宋认为,这是由于闲置市场进入门槛很低,多元性、低门槛的特点自然也带来了经营的复杂性——与转转、爱回收等针对电子产品垂直品类的二手平台不同,闲鱼的定位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综合性的二手闲置电商,几乎涉猎所有品类,这导致闲鱼需要对多种垂直品类的二手交易进行精细化运营。而疫情后用户需求激增,平台成长若无法跟上脚步,消费者投诉率自然成了心头大患。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闲鱼对自身定位做出了改变,由原来的C2C模式转变为C2B2C模式。所谓“C2B2C”,意味着在原来的C2C模式基础上,平台干预交易,为买卖双方提供回收、鉴定、物流及售后等服务。在阿里已有的支付宝蚂蚁信任分等产品的协作之下,闲鱼想要在平台内也做出信任体系,以此增加买卖双方的信任感。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618临近的关口上,闲鱼内部将新业务“验货宝”提上了更加重要的位置。引入第三方检测的“验货宝”,其职能主要针对的是电子产品、奢侈品等单价较高品类商品检测,职能也包括了辅助用户决策、打消用户对二手贵价商品的犹豫等。从购物节后的退货潮角度来看,闲鱼也需要为年中购物节后的二手转卖需求做好准备。

打造信任体系不是闲鱼唯一的动作。作为阿里淘系生态的一员,闲鱼延续了淘宝天猫今年对“做内容”的尝试,也将兴趣社区引入平台。2020年底,闲鱼推出了“会玩”社区,引入达人创作和分享。唐宋透露,接下来要加重这块业务的运营,达人带货、社交模式有望成为未来闲鱼的增长点,但暂时没有纳入对他的业绩考核,依然需要一段时间来操练这块业务。

一个做二手交易电商的平台却要发展内容和社交业务,闲鱼与唐宋的自信来自于年轻用户群体的特性——闲鱼30岁以下用户的比例超过了60%,Z世代(95后)占平台用户35%——这群年轻人催生了诸如“三坑“、“手作”、“二次元”等圈层的热度。而圈层式的兴趣特点以及小众社交的需求令闲鱼看到了这里隐藏的商业潜力。唐宋相信,闲鱼未来的定位是一个凸显“玩”的社区。

不过,唐宋也坦言,闲鱼的模式特殊处在于,品类虽具丰富性,非标产品始终难以量化管理。在闲鱼上,始终会存在大批无法客观评估价格的非标商品,这是闲鱼经营管理的难点,同时也是投诉和违规的多发地,层出不穷的违规交易和用户纠纷是闲鱼需要长期努力规范的部分。

2020年以来,国内二手闲置交易市场迎来爆发期。MobData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中国二手闲置年交易额2018年为7420亿,2019年为9646亿,2020年上升到12540亿,市场规模已达万亿。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副教授田林认为,二手电商在疫情后的增长主要源于中间交易成本的下降以及供需两端的变化。

从供给的角度来看,疫情不出门的习惯导致了二手市场的供给变多;从交易成本角度看,电子化的购物趋势和物流成本下降,带来了更多的客单量。从需求的角度来看,一方面,疫情期间人们收入下降;另一方面,不需要太多外出的情况令消费者更注重实用性,两方面相互作用,使得用户经济压力最大的后疫情时期成为了二手电商需求最旺盛之时。

闲鱼的成长踩中了时代的红利,但其难点在于,虽然在综合性二手电商市场占据了先发和体量的优势,但每一个垂直领域都有可能跑出新的小玩家,若要站稳头部地位,闲鱼需要在每一个细分领域都做好精细化运营。是否能在综合市场中做出网络效应、持续性渗透一手电商市场的大盘,将成为闲鱼接下来增长的关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