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季报:粤苏鲁GDP稳居全国前三,广东江苏差距缩小

区域经济版图正在悄然生变。近期,31个省区市2022年一季度GDP数据陆续出炉。

从GDP总量来看,广东省、江苏省、山东省GDP依然位居全国前三名,广东省与江苏省GDP差距进一步缩小;从GDP增速来看,有30个省区市实现了正增长,23个省区市GDP增速超过全国平均增速。

GDP季报:粤苏鲁GDP稳居全国前三,广东江苏差距缩小

广东省珠海市横琴金融岛。中新社发 袁天晓摄

“前三强”仍然是“老三强”

粤苏GDP差距进一步缩小

“前三强”仍然是“老三强”,广东省、江苏省、山东省GDP稳居全国前三名。据当地统计局数据,广东省、江苏省、山东省一季度GDP分别为28498.79亿元、27859亿元、19926.8亿元。

不过,不变中也蕴藏着改变。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江苏省GDP与广东省GDP的差距约为640亿元,而2021年一季度两省的差距为1384亿元。粤苏GDP差距正逐步缩小。

上述变化在GDP增速上也有所体现。数据显示,广东省2022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3.3%,这一增速比江苏省4.6%的增速慢了1.3个百分点。

变化的背后,与江苏省快速发展的新兴产业密不可分。

——先进制造业保持快增。今年一季度,江苏省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9%,高于规上工业6.5个百分点,对规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44.7%。工业新产品中,智能手机、光纤、工业机器人等新产品产量分别增长73.1%、27.6%、22.1%。

——现代服务业持续壮大。今年一季度,江苏省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9%,比GDP增速高出6.3个百分点。从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来看,今年1月—2月,规上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4.9%。

——高技术产业投入力度加大。今年一季度,江苏省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26.9%,高于全部投资19.6个百分点,拉动投资增长4.2个百分点。14个高技术行业中有11个行业投资实现较快增长。

事实上,自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省和江苏省在经济总量上一直很“胶着”。数据显示,1978年,江苏省GDP位居全国第二,广东省则位居第五;1989年,广东省经济首度坐上全国第一的宝座,此后30多年一直居于榜首。

近几年,粤苏GDP差距逐步缩小。以2021年为例,江苏省力压广东省,拿下了GDP增量第一的头衔,实际增速8.6%也要高于广东8.0%不少。

谈及苏粤两地发展优势,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经济总量方面,广东省虽然比江苏省大一些,但人均GDP不如后者,地区发展也不如江苏省均衡。两地各有千秋,产业升级方面大同小异。

面对不断迫近的“追兵”,广东省当如何破局?关键在补短板。

彭澎认为,广东产业链供应链仍然有受制于人的环节,尤其是半导体芯片等;同时,产业升级仍在路上,无论是数字化、智能化,还是品牌塑造、技术创新,广东省都面临着激烈的国际竞争;此外,由于生产成本上升,生产价格指数与消费者物价指数倒挂,外贸依存度较高的广东经济受这种“剪刀差”的影响较大。

在澎湃看来,补链强链是补齐上述短板的关键所在。要走在探索“新国潮”的前列,大力发展新能源、新材料,在各领域形成高质量新业态。

23省份增速超全国

中部地区表现亮眼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70178亿元,同比增长4.8%。

有23个省区市一季度GDP增速高于全国平均增速,分别是江西省、福建省、湖北省、贵州省、山西省、湖南省、海南省、内蒙古自治区、黑龙江省、四川省、云南省、甘肃省、山东省、安徽省、河北省、重庆市、宁夏回族自治区、浙江省、陕西省、青海省、广西壮族自治区、西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京市今年一季度GDP增速与全国持平。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刘向东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今年一季度经济表现看,相对东部沿海省市,多数中西部省区市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外部影响冲击不大,经济处于持续恢复期,增速处于合理区间,因此一季度经济版图呈现出西高东低的特点,而受疫情多点散发冲击较大的省市经济增速普遍低于全国经济增速。

今年一季度经济版图中,中部省份表现突出。就经济总量而言,河南省、湖南省、湖北省、安徽省一季度GDP均超万亿元,河南省继续位列中部第一。就经济增速而言,湖南省、湖北省、江西省、山西省增速均保持在6%以上,江西省以6.9%的增速领跑。

刘向东认为,中部地区经济增速比较亮眼,一方面受此轮疫情冲击较小,在政策靠前发力刺激下,经济处于快速恢复期;另一方面,受能源资源及工业原材料价格上涨推动,资源禀赋较好的中部地区从工业品价格上涨中获益,从而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速。

以煤炭大省山西省为例,记者注意到,今年一季度山西省GDP增长6.5%,位居全国前列,工业生产增势较好。一季度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1.0%,超过全国4.5个百分点。从煤与非煤看,煤炭工业增长11.4%,非煤工业增长10.6%。

“此外,一季度经济增速受制造业和基建投资提速的贡献较大,而中部地区抓住适度超前布局基建投资的机会,集中开工了一批建设项目,促使投资加快回升,有效支撑了经济回暖。”刘向东补充说。

以江西省为例,江西省今年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5.6%,高于全国6.3个百分点。其中,得益于赣深高铁开通,多个新能源、新材料重大项目加快落地,赣州市一季度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了16.4%,领跑江西省各地市。

又如湖北省,今年一季度,湖北省推动投资和重大项目建设,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了20%。在新增投资中占比最高的制造业投资增长26.7%,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分别增长了18.3%和12.5%。

疫情扰动多地发展承压

但经济基本面长期向好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突发的超预期因素的出现,还是给地方经济带来了扰动和挑战。

其中,吉林省今年一季度GDP为2576.23亿元,同比下降7.9%,是唯一负增长的省份。具体来看,第一产业增加值为175.40亿元,同比增长2.8%;第二产业增加值为841.37亿元,同比下降11.6%;第三产业增加值为1559.46亿元,同比下降7.5%。

吉林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宝宗介绍,3月初吉林省多点暴发新冠肺炎疫情,长春市、吉林市以及珲春市、长春市九台区多地实施城市静默管控措施,多个市(州)经济社会发展也因散发疫情受到冲击。

刘向东认为,受国内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东部地区部分省市经济增速受到较大影响,特别是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地区人口众多、防疫压力大,而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传染性强,尤其是大城市的经济发展主要以消费和服务业为主,在疫情及防控趋严的直接影响下,经济运行面临的风险挑战较大;在供给端,物流与供应链也容易受到影响,停工停产现象时有发生,这都给经济增长施加了一定压力。

“不过,我们同时也应看到,此轮疫情冲击是暂时性的。”刘向东判断,只要在未来数月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这些地区的经济将会出现一波快速反弹,随后进入潜在产出附近的平稳增长轨道上来。

刘向东进一步分析,这些地区经济发展条件较好,拥有强劲发展的内生动力,包括完整的产业体系、高素质的人力资源、便利的基础设施、强大的国内市场、富有活力的市场主体、丰富的政策工具等基本条件,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有能力有条件实现平稳发展。

版面欣赏GDP季报:粤苏鲁GDP稳居全国前三,广东江苏差距缩小

《 中国城市报 》( 2022年05月09日   第 02 版)

■作者:中国城市报记者 邢灿

  • 三百米客服微信
  • 微信扫一扫+长按
  • weinxin
  • 三百米生活小程序
  • 微信扫一扫+长按
  • weinxin
三百米生活-京东760x90
三百米生活-京东760x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