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付费监管平台为何遇冷?功能齐全,可惜覆盖有限

机构跑路,预付费退款无门……网络平台上,类似的投诉屡见不鲜。消费者也在呼吁,应该设立预付费监管系统,保障消费权益。记者调查发现,这类系统其实已经存在,但宣传力度不够,很多消费者并不知情。有些即使商户入驻了监管系统,背地里还会搞小动作,引诱消费者避开监管消费。

平台功能齐全 可惜覆盖有限

“各位家长,我们公司交不起房租了,还有剩余课时请您来对接一下……”上周三一早,崔鹏打开手机朋友圈,一条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有点发懵。给孩子报的亲子游泳课,还有10课时没上完,机构说倒闭就倒闭了。

当初报班时,崔鹏并不知道什么预付费监管系统,但现在想想,如果有这种系统存在,或许就能减少一些损失。事实上,这种预付费监管平台在北京已有尝试。2020年底,石景山区就与一家科技公司合作,推出了“预付监管”小程序平台。商家入驻平台之后,如果同步开通了银行资金监管服务和线上支付服务,顾客在购买预付卡时,就可以不将钱直接打给商户,而是在预付监管平台下单。预付款中一定比例的金额会存入规定的“银行监管账户”并冻结,随着商家不断提供服务,冻结的预付款会逐步解冻划给商户

预付费监管平台为何遇冷?功能齐全,可惜覆盖有限

预付监管小程序上,可以查询到商户提供的预付卡信息,但有些信息与线下实际情况不符(非特指图中商户

除了资金监管功能,平台同时也提供了商户的可信度查询,可以说功能齐全。但可惜的是,该平台并没有在全市范围内广泛推广,目前除了石景山之外,仅有大兴、通州、顺义的一些商户入驻了平台。崔鹏办卡的商场位于丰台区,平台并未覆盖。记者咨询了同商场另外一些做亲子项目的机构,发现都可以办储值卡或次卡,但店员称不知道什么预付费平台,要办只能扫店里的付款码。

在开通了监管服务的区,商户的入驻情况也参差不齐。大兴区目前仅有荟聚商场的入驻商户比较集中,但也并非全商场覆盖。在大兴大悦春风里商场,龙湖大兴天街商场,记者并未咨询到入驻监管平台的商户

在石景山区,郎园park商圈中有部分商户入驻了平台,但基本都是做儿童培训的店,其他类型店的入驻情况较少。有一家餐饮店显示可以在平台上办卡,但记者咨询得知,现在店家已不开展办卡服务。在石景山万达广场,仅有美甲店、舞蹈培训店等几家商户入驻了平台,商场内其他商户均未入驻。

商家阳奉阴违 逃避预付监管

有了监管平台,顾客消费理应更有保障。但记者走访发现,有些入驻了平台的商户,私下也会玩猫腻逃避监管。

记者在大兴荟聚商场看到,有商户的玻璃门外贴着“大兴预付式消费信用监管和服务平台入驻商户”的标识,还有的商户则把标识牌放在了收银台旁边。

预付费监管平台为何遇冷?功能齐全,可惜覆盖有限

大兴荟聚商场,预付费监管平台的标识贴在商户门口,但商家在宣传时却避而不谈

但记者对比发现,有些店铺在平台上提供的预付卡服务,和店内的并不相符。平台显示,一家餐饮店只提供储值10000元优惠200元这一种服务,但实际店内却有500元送30元,1000元送78元等多个储值档位可选,储值10000元后也不是优惠200元,而是赠送1498元。店员直言不讳地说,门店入驻监管平台就是挂个名,没人通过平台办的,还是线下办更优惠。

除了优惠力度不同,有的商户在平台提供的预付费档位只有一种,而线下能提供的其他档位并没有上线到平台。一家美发店在平台上只提供500元9折卡,线下则提供2000元8折,5000元7折等多个档位。另一家健身房在平台上只提供3588元的半年卡,如果在线下办,还有期限更长、优惠幅度更大的预付卡。

还有的店铺,在监管平台提供的电子合同,和线下提供的纸质合同并非同一份。在如何退款方面,一家游泳店的线上合同写明,“扣除已消费金额后一次性返还预付费余额”。而该店铺提供的线下合同则写着,“所上课时不到总课时三分之一,可退总预付款50%,所上课时占总课时三分之一到一半之间,可退总预付款30%,所上课时超过总课时一半,恕不退还任何费用”。

此外,商家在推销办卡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会对预付监管平台避而不谈,没有一家会主动向记者推荐可以在平台上付款。只有当记者拿出手机,向商户展示预付监管平台时,对方才回应称“是可以在上边付”。

记者随后还走访了石景山区的郎园park商圈,相比于荟聚商场,这个商圈入驻预付平台的商户,线下与线上的办卡价格基本相同,但商家刻意隐瞒监管平台的现象依然存在。有门店并未贴出任何入驻预付平台的告示,店员一开始也称只能扫店里的付款码办卡,记者向其询问是否有监管平台,店员才“恍然大悟”,找了半天才发现,原先应该放在前台的“商户入驻标识牌”已经被丢在了角落。

预付费监管平台为何遇冷?功能齐全,可惜覆盖有限

推行监管制度 对“老实”商户有好处

“商家藏着掖着这种现象很好理解,预付费监管这个事,对消费者是百分百有利,但商户的参与积极性不高。”老唐是早期入驻平台的一家餐饮店商户,相比于某些店铺在宣传时刻意隐瞒,他的店倒是“坦荡”许多,会在前台贴出储值广告,顾客在办卡时也会告知,只能在预付监管平台上下单。

商户所在的地域不同,预付费的监管比例也不同。老唐的店铺,预付费的20%会直接转入监管账户,还有些店铺的资金监管比例在40%。

“如果没有这个平台,顾客办卡的钱,商家能用百分之百。现金对于商家来说还是很重要的,给员工发工资,付房租,付供应商的货款等等。有些规模大的连锁店,还会拿这笔钱去扩张。”老唐认为,从经营角度来看,商家“拿预付款做其他事”的行为其实很正常,但它对于消费者确实带来了风险。一旦店铺经营不善,这些被“挪用”的预付款很可能就要不回来了。

“现在这个20%或40%监管的比例,大家还可以接受,但如果再加大监管比例,对有些商户就不好说了。”老唐举了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如果平台要求预付款100%都先存到银行不能动,顾客消费一笔才能划转一笔,那商户就没有动力、也没有必要再办预付卡了。现在之所以还有预付卡制度,就是为了能“提前拿到钱”。

老唐之所以会加入监管平台,一是自认做生意“踏踏实实”,因此即使对预付费有所监管也影响不大。“二是因为,我除了作为老板,平时也是一个消费者,我也希望在消费时少点提心吊胆。”之前,老唐给孩子办了一个英语机构的预付卡,机构后来跑路了,钱也没要回来。

在老唐看来,这种监管模式如果能由政府强制推行,并且提高大众的认知度,对于“老实做生意”的商户也是有好处的。“你可以在平台上看到我的信用好,愿意来我这里消费,这其实也是一种宣传效益,但目前我没怎么感受到这种效益。”来老唐店里消费的顾客,几乎没有知道预付监管平台的,都得是店员宣传过后才知道。

老唐举例提到的“100%监管”预付监管制度,在北京也有过尝试。朝阳区在2021年曾推出了“朝阳预存宝”预付监管平台,入驻的商户必须把预付款全额打入银行监管账户,再根据消费情况划转。但目前,该平台已经暂停使用。

预付监管平台不仅在各区有尝试,今年6月1日,北京施行了《北京市单用途预付卡管理条例》,同时也上线了市级的预付卡服务系统。目前,该系统可以在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官网上查到,但记者发现,该系统使用起来并不方便。首先是只有电脑端才能看到系统的跳转链接,手机端看不到,也无法通过公众号、小程序等方式进入。而即使从电脑端登入,该系统在查询时也必须输入公司注册名称、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备案号这类消费者并不容易获得的信息,直接输入商家的品牌名称是搜索不到的。此外,该平台目前未连入支付系统,仅供备案查询之用。系统数据目前也并未与区级平台互通,记者将“预付监管”平台能搜到的一些商户输入市级系统,均显示暂无数据。

预付费监管平台为何遇冷?功能齐全,可惜覆盖有限

市级预付卡查询系统,使用起来不太方便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记者 莫凡

当心!这38个App可能侵害你的权益! 消费维权

当心!这38个App可能侵害你的权益!

工信部网站10月13日消息,工业和信息化部高度重视用户权益保护工作,持续开展App侵害用户权益专项整治行动。为巩固治理成效,营造共同维护消费者权益的良好环境,近期工信部开展App侵害用户权益整治“回头...
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7月辟谣榜发布 消费维权

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7月辟谣榜发布

借热点话题博眼球 编网络谣言带节奏——7月辟谣榜综述 近日,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对7月网络谣言进行了梳理分析。7月网络谣言主要集中在编造疫情传言、虚构招录信息、夸大暑热影响以及为蹭热点、谋利益而歪曲...